霍元乙

何以解忧,唯有吃肉ᕙ(`▿´)ᕗ

[全职高手-双花]圣诞结

圣诞快乐!希望不算太晚(←睁着眼睛说瞎话


终于敢下笔写双花了,有点小激动。

————————————


张佳乐匆匆忙忙跑回霸图拿他的手机,一跨进大楼,扑面的暖气把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包裹住了,感觉像百花缭乱在复活点重生。


今天是圣诞节,俱乐部给大家集体放一天假,还组织了晚上聚餐。张佳乐人懒,又怕冷,作为一只单身狗更没有上街闲逛的理由。他本来打算从早上就窝在房间里纸醉金迷,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出门;结果一着不慎,趴在电脑面前迷迷糊糊睡到了六点半,才被副队的一通电话给拯救了。


“到了吗?”张新杰言简意赅。


“……马上马上!还在跑复活点呢!”被强行唤醒的张佳乐揉了揉眼睛开始狂点鼠标。


张新杰迷之沉默。他努力把自己的思维方式调到和张佳乐一个频道上去,“你还没出门?”


“……啊?”


“今天晚上要聚餐,就差你一个了。”


张佳乐虎躯一震,他飞快的把手机从耳朵边举到眼前看了一眼时间:“我去怎么都——”


“六点半了”被对方单方面干脆利落地切掉了。张新杰挂了电话,转身走进包厢,顶着一张“我就知道会这样”的面瘫脸扶了扶眼镜:“他还没出门,应该是睡过头了。”


霸图众:“……”


张佳乐狂奔出门,顶着寒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哐当一声关上门才傻眼了。


“小伙子去哪啊?”开车的大叔笑眯眯地问他。


张佳乐茫然了一秒钟,说大叔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在哪。然后他摸遍全身三次才发现自己好像把手机落在俱乐部了。


主角光环来了挡都挡不住啊…张佳乐很有自知之明地飞快跳下车,转头不好意思地大声道歉边转身往回跑。Q市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天上还在慢慢悠悠地飘着雪花,跑动起来就像往嘴里吞刀子,和往年K市十几度的圣诞节完全不一样。


还在百花的时候,他和孙哲平的圣诞节过的很日常。和所有没女朋友的光棍们一样,一般就是找个网吧开两台机子,玩个通宵。不仅玩荣耀,什么都玩。到后面困得不行了就玩森林冰火人,两个人挤到一台机子前玩,另一台放攻略,边玩边傻乐,网吧里全是他们俩特别低智商的笑声。


一般是张佳乐指着屏幕上那个掉进污水池子的小人哈哈大笑,“大孙你看他掉进去了哈哈哈哈…”


正常情况下孙哲平只会给他一个痛心疾首的白眼,但是这种时候下他也和张佳乐的智商不相上下了,于是也盯着张佳乐的侧脸笑起来。


有一年荣耀的圣诞活动的任务奖励里可以抽到限量版的麋鹿坐骑。张佳乐倒不是稀罕那个限量版,但有意思的是这个麋鹿的眼神和孙哲平出奇的像。


孙哲平长相上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眉眼,眉毛浓而黑,笔直地杵在脸上,像拿刀刻的一样生动;眼睛则带了一点少数民族的异域风情,较之常人的来说眼眶更深,瞳孔泛了一层不易察觉的浅褐色。


张佳乐对着自己身边这张脸和官网上那只凶巴巴的大眼睛麋鹿笑的乐不可支,浑然不觉孙哲平的脸色直逼韩文清。


可惜天不遂人愿,张佳乐又是个百年难遇的幸运e体质。那天晚上他死活抽不到麋鹿蛋,到最后把任务次数都刷完了,甚至连更高一级的雪橇坐骑他都抽到了,也没看见麋鹿的影子。


过了一会孙哲平憋着笑把他的电脑转过来,落花狼藉身下赫然是那只神灵活现的麋鹿。它对着屏幕前的张佳乐刨了刨蹄子,高贵冷艳地打了个响鼻。


——张佳乐难过,张佳乐心里苦。


张佳乐心一横拍桌而起,“我就不信还拿不到区区一只麋鹿蛋!”


他当机立断跑去吧台现买一张账号卡。孙哲平看着他站起来就知道他打算干什么了。反正对他的驴脾气也早有领教,根本没浪费口舌劝,从善如流拿落花狼藉带他从头开始。期间还出去透了透气,回来的时候拎了夜宵和咖啡。


张佳乐记不得自己多久睡着的了,大概是迷迷糊糊就见周公去了。当他被别扭的睡姿硌醒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网吧外面每年圣诞节都要挂上的长串小灯泡仍旧亮着,红红绿绿的光一闪一闪。街上没人,一切都安安静静的。K市难得的下雪了。


孙哲平还趴着在睡,一米八的大个子缩在椅子里睡的相当不舒服,眉头轻轻皱着。他面前的机子屏幕上赫然是张佳乐建的那个小号,弹药专家头顶ID“浅花迷人”,界面上还保持着开到麋鹿蛋的系统动画。


张佳乐看着那颗金光闪闪的麋鹿蛋,看着已经不太亮的长串小灯泡,看着网吧外面空无一人的长街,地面上还有昨夜狂欢的痕迹,和现在正轻飘飘落在地上的飞雪。他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每年都这么过就好了,可惜就这个简单的愿望后来都没能实现。


大孙怎么能这么好呢,简直好的没边了。


他撑起上半身,伸手把孙哲平的眉头抚平了,然后点了屏幕上的确认。系统提示玩家已经获得了麋鹿坐骑,那只神似孙哲平的麋鹿和他大眼瞪小眼。然后张佳乐把系统默认的坐骑名字改成了孙哲平。


于是麋鹿头上顶的白字变成了“浅花迷人的孙哲平”。


张佳乐想起来忍不住笑,但随即灌进肚子里的冷风把他的表情变得龇牙咧嘴。


他按照林敬言的短信找到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吃的热火朝天了。看见他进来,白言飞冲他招手,大力拍了拍他和林敬言之间那个空位子:“来来来乐哥这边坐!”


张佳乐坐过去,一脸复杂的看着面前装的满满当当的碗上恭恭敬敬地插了三根筷子,宛如烧香。


林敬言在一边回短信,特别促狭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谁叫你来那么晚。”


“这谁的主意?”张佳乐磨了磨牙。


白言飞猛地指向秦牧云,秦牧云淡定地瞟向林敬言,林敬言拍了拍身旁小宋的肩膀,宋奇英特别无辜地望向亲妈张新杰,张新杰果断把锅推给了孩子他爸。


吃的正香的韩文清打了个喷嚏。


酒足饭饱后大家就聊开了。张佳乐自从进门就发现林敬言手上发短信没停过,忍不住凑过去看。林敬言也没遮掩,大大方方地给他解释:“是方锐。”


“哟,老林有情况啊!”张佳乐眉毛一挑,笑嘻嘻地用手肘别他。


“他让我元旦的时候去兴欣玩。”林敬言笑的滴水不漏,整个人一副媳妇手到擒来的斯文流氓样,“说起这个,孙哲平呢?”


张佳乐没反应过来,有点懵,“他怎么了?”


他记得老林不是个多爱八卦的人啊。


一定是方锐小贱人把他带坏了。


自从第五赛季孙哲平退役之后他们俩的交流就少了。不是刻意,是真的没时间。


有些事情张佳乐想唠唠叨叨讲给他听,但是打了满篇的字最后还是一点点删掉了。有些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一出口就氧化变质了。


虽然宣布了退役,但当时谁也不知道孙哲平准备什么时候走,连张佳乐都不知道。他也不想去问。手伤退役这事来的太突然,他知道是真的,但感情上接受不了,只好装鸵鸟躲一会。


那天晚上张佳乐吃不下饭,去超市拎了几瓶果汁猫在寝室里喝。喝着喝着觉得有点晕,就着窗外的灯光一看才发现自己拿错了,拎了几瓶果酒回来。


孙哲平一推开门,黑漆漆的房间里扑面而来一股酒气。他心里一怒,啪地把灯打开。张佳乐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吓了一跳,一手挡着眼睛,另一只手一松,没喝完的半瓶哐啷掉在地上,酒撒了一地。“关灯关灯关灯……”他迷迷糊糊地抗议。


孙哲平长腿一迈,跨过地上乱七八糟的残骸,直接拎起床上软泥一样的张佳乐。张佳乐本来就不太能喝,借着心里那股委屈难受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整个人就像出笼的虾,皮肤泛着一层淡红色。


“你他妈干了什么!”孙哲平简直怒不可遏,转头想找杯水浇在他头上。


“大孙……”张佳乐盯着他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他是谁,果断八爪鱼一样靠在他身上,伸手把他脸扳回来。


孙哲平拧着眉看他。


张佳乐看那对蹙起的浓眉格外不顺眼,想伸手给他抚平了,可惜手伸到一半就没劲了,只落在他下巴上。


这个姿势挺适合接吻的。张佳乐想。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唇齿相接的时候他被炽热的温度烫得震了一下,差点滑下去。孙哲平伸手把他环住了,箍在身前。


其实那根本不算一个吻,只是一个漫长的触碰。


孙哲平好像是他的一个结,他解不开,也不愿意去解。好像这个结拴着的不仅是他的心,还有拴着曾经的百花和繁华血景。


这么久一起走过来,孙哲平了解他,他也了解孙哲平。张佳乐自信不会有人比他更明白大孙那点臭德行,也不会有人比大孙更理解他自己的倔脾气了。


无论是当初孙哲平退役,还是现在张佳乐转战霸图。


就是因为懂,很多话就说不出来。做这个决定有多果敢,背负的情绪就有多杂乱。只能任由它一点点被时间刨干净。


孙哲平从来不问他关于电竞的职业规划,张佳乐也从不提他的手伤退役。


生活没有交叉的时候,渐渐的话就少了。


很多个晚上他瞪着只剩下一个人的寝室的天花板整夜睡不着,熬到第二天早上,洗把脸,他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的百花队长。张佳乐是个表里不一的死心眼,孙哲平走了,他不仅把整个百花扛在肩上,还死活拽上了孙哲平的那一份。


带着一种无能为力的赎罪和自责。


一个人的荣耀的确很难走,但不是走不了。既然他还能走,就要走下去,一直走到走不动的那天。


唯一一次孙哲平提到这件事,是在第十赛季半决赛上,霸图输给兴欣那次。打完那场张佳乐自问还是挺平静的,他努力了,尽力发挥到最好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孙哲平不知道从什么门路进来了选手通道,把张佳乐堵在出口。那天孙哲平难得的穿了正式的西装,高腰长腿,把一个糙汉子硬是凹出一股偶像剧男主角的范儿来。


张佳乐看了他一会,真心赞叹道:“大孙,你这样穿帅多了。”


孙哲平没鸟他,眼睛一直牢牢锁在他脸上,然后抬起手拍了拍他肩膀,用的是右手。“乐乐,”他好像想说很多,但最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只憋出低沉的三个字:“辛苦了 ”


张佳乐咬咬牙,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


孙哲平看见了他的红眼圈,表情没变,只是把手举起来放到他头顶上,说你转过去,头发乱了,要重新扎。


张佳乐顺从地转过身去,心想这他妈什么破理由,盛不住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孙哲平从背后靠近他,影子盖在张佳乐的影子上。他扯下张佳乐的头绳,然后五指作梳,重新给他扎了个不太熟练的马尾。


“丑,”张佳乐两三下把脸抹干净,吸吸鼻子,激他,“肯定扎歪了。”


“差不多就行了,”孙哲平又调整了一下,脸上有点挂不住,“歪的不明显。”


手机一直滴滴滴响个不停,张佳乐打了个哈哈低下头去回短信。在铺天盖地的祝福轰炸中他还能眼尖地拎出孙哲平回他的那条,是个挺官方的回答。同乐。


张佳乐盯着那两个干巴巴的字看了一会,没头没尾地问,“在干嘛?”


“义斩的酒会,”他回的倒是很迅速,“很无聊。”


“这边霸图在聚餐,诶对了大孙我给你说,我今天特别霉……”


“傻逼。”听完他叨叨絮絮的抱怨,孙哲平干脆利落地回了两个字,脸上是笑着的,“霸图元旦放假吗?”


“放!三天!”


“你来B市,带你去看烟花。”


张佳乐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


然后他收到一条短信提示,用户xxxxxxx帮他买了一张机票,末了留言附上五个字。


过来。


想你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