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元乙

何以解忧,唯有吃肉ᕙ(`▿´)ᕗ

【全职高手-周翔】九尾猫

#《异闻录》九尾猫设定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只要助人(猫)为乐,你就会有男朋友,很帅的那种

#有bug,有点长。不会取名,权当七夕狗粮了

——————
1

孙翔,二十一岁,单身。X大国政系大学生,校篮球队队员,最近比较烦。

其舍友杜明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的小道消息,说隔壁音大校花唐柔最喜欢神怪妖鬼类小说。为了和女神步调保持一致,杜明开始攻坚克难,从我国古代志怪小说入手,开始了漫长的追女神之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妖魔鬼怪看多了,孙翔觉得杜明自己也变的神神叨叨的。

杜明最近热衷于在意想不到的时间,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分享他的学习所得,把意想不到的孙翔弄得很烦。

今天孙翔上了一天的专业课,晚上还去了一趟队里的训练,出了一身的汗。他回到寝室洗了个澡,又累又困,瘫在床上刷微博。

 
“羊习习!”杜明一看他回来了,迫不及待地要分享,“我给你说……”

“不要叫我羊习习!”孙翔炸了,拒绝听杜林嫂唠叨,“不——”

“——不狗血不言情不重口不猎奇!”杜明一口气堵住孙翔。孙翔没有了拒绝的借口,不高兴地哼哼:“快讲快讲。”

杜明兴致勃勃地说:“今天我在异闻录上看见一个设定,传说修炼的猫长到第九条尾巴的时候就能成仙,当它有八条尾巴的时候,它就必须去满足人类的一个愿望。但是每实现一个愿望,它就会失去一条尾巴!”

他讲着讲着突然脑洞大开,眼睛一亮,“我记得女神家里好像养了一条猫!我下次请她吃饭,要不要以这个为话题开头啊!羊习习!怎么样怎么样!”

那头没有动静,杜明伸长脖子喊他:“羊习习!孙翔!”

回答他的是孙翔一声悠长的呼噜。

 
2

刚下过雨的树林里弥漫着一股腥苦的青草气息,坑坑洼洼的泥地上镶着大大小小的水坑,明晃晃地折射出满树翠绿。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掠过,一双脏兮兮的脚丫踏破了倒影,溅起满地泥水。

“死小贼——还跑!”后面追着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女人,跑的额头见汗,脑后挽的圆髻歪在一边,肚上的赘肉随着跑动上下波动。“个没娘的死东西!”她拧着眉气急败坏地骂,“贱杂种——哎哟!”

“哈哈哈哈哈!”远远跑在前面的少年灵活地偏过身子,怀里那碗涮锅水似的稀粥被他巧妙地搂在怀里,竟然一滴没洒。他脚下不停,冲摔倒在地的胖女人作了个鬼脸,换来一连串歇斯底里的尖叫:“贱货!和你早死的妈一样是个贱货!不要脸!……”

少年哈哈大笑,风一样熟练地穿过灌木巨石,把女人的怒骂远远甩在身后,渐渐听不到了。

不知跑了多久,他的步伐慢了下来。少年捞起身上明显是捡来的破烂短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单手托着粥,分开茂密的树丛,露出一个别用洞天的小山洞。

他一屁股倚着石壁坐下来,举起手里的陶碗刚要大快朵颐,突然停下来耸耸鼻尖。一种陌生的味道……他皱着眉辨认,有点像铁锈……少年的眼睛猛然睁大了,是血!

他搁下粥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顺着味道寻找,走出山洞,在那片被他当做遮蔽的树丛里……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猫叫。

是猫?少年弯下腰钻进树丛,血味顿时变浓了。最终他在一堆枯草的掩盖里找到一只猫,缩成一团脏兮兮的毛球,微微颤抖。少年心疼地把它抱起来,摸到它腹部湿淋淋的一片,是泥水和血的混合物。

他抱着猫回到山洞,用自己的衣角沾水把它小心擦干净了。小猫的腹部被什么人狠狠划了一刀,伤口周围的毛和着血块一撮撮粘在一起,已经凝固了。除此之外,它身上其他地方也布满了大大小小愈合的伤痕,多的让少年心惊。

 
收拾完天已经大暗了,猫乖顺地趴在他腿上,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一口一口地舔着粥喝。少年慢慢捋着它背上参差不齐的毛——也许是被树丛勾掉了不少,仰头看天。夕阳沉没在天际,最后一丝瑰丽的霞光照在少年的脸上。

这个时候的少年完全看不出白天偷粥时的活泼开朗。他的脸隐藏在半明半暗里,表情很脆弱,又渴又饿,只是一个苟且偷生的孤儿。

“娘……”他看着很远很远的天边,小声地说,声音在微微发抖,“……我好想你。”

猫好像察觉到什么,拽着他的衣角仰头,踌躇一会,轻轻地喵了一声。

少年愣了愣,飞快地抬手抹掉眼泪,低头呆呆地对上猫那双懵懂的大眼睛。他挠了挠猫的下巴,猫舒服地眯着眼,毛茸茸的尾巴探过来抚摸他的手腕。

少年慢慢咧开一个笑容,“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过吧!我叫孙翔,是子小孙,羊习习翔。你叫什么名字呢…”他瞟到那碗还没喝的稀粥,眼睛一亮,“粥……你叫小粥吧!小粥!怎么样?”

小粥伸头在孙翔的臂弯蹭了蹭。

“小粥?”

“喵~”

“哈哈哈小粥!小粥!”

“喵~”

 
3

这天晚上,孙翔训练完了,拖着步子汗水淋漓地回到寝室。杜明周五晚上就回家了,他索性一个人霸占了两台风扇。风力强劲,两面夹击,吹出了一个爆炸头的造型。

汗水稍干,孙翔把自己扒个精光,脏衣服扔在洗衣盆里,去浴室冲澡。热水迎头浇下,孙翔把湿淋淋的头发捋到脑后,愉快地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咚咚咚。”

孙翔停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么晚了谁会来?

等了一会,敲门声礼貌而有节奏地再次响起:“咚咚咚。”

孙翔狐疑地关上水龙头,整个寝室一下子安静了,敲门声格外清晰:“咚咚咚。”

“谁?”孙翔随便裹上浴巾,下意识放缓了步伐靠近门边。拜杜明所赐,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各种乱七八糟的故事——百鬼夜行,深夜猎食的吸血鬼,嗜血群魔,山村老尸……孙翔深吸一口气,刷地拉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已近初夏,他却穿着不合时宜的驼色大衣,略长的黑色碎发服帖在后颈。脖子上围着一条厚实的白色围巾,挡住小半张脸,脚上是一双以孙翔的直男(?)审美来说有点gay的皮靴。

来人拉下围巾,露出完整的脸。孙翔的表情犹如被胸口碎大石,整个人都懵了。

太……TM好看…了……这简直是老子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脸…简直不是人……像是……

“孙翔?”男人抿了抿嘴唇,开口问他。

孙翔刚从花痴状态解脱出来,“是,是我。”

“子小孙,羊习习翔?”

“不要叫我羊习习!”孙翔皱着眉下意识反驳,“你是谁?找我干嘛?”

“周泽楷,”确认了他的身份,男人温柔地笑了笑。他上下浓而密的睫毛叠在一起,眼睛像一双弯弯的月牙(孙翔呼吸一窒),“我有一个故事。”

“啊?”

“关于你的。”

  
4

一人一猫的生活,虽然依旧很苦,经常吃不饱肚子。但对于孙翔来说,比起以前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流浪,要好的太多了。

这天傍晚,孙翔溜到镇上最有钱的地主家,偷偷摸摸从厨房里摸了两个冷透的玉米馍。

回到山洞,窝在枯草堆上假寐的小粥扑腾着小短腿起来迎接他,抱着他的脚踝不住地蹭。

自从生活中多了一只猫,从小粗糙到大的孙翔难得细腻了一把。他跑了大半个树林捡了一大捧新落的枯草,叠在一起压紧实了,上面还铺着一方他从成衣店姐姐那儿里讨来的边角料,洗的发皱发白,当做小粥的猫窝。

他搂着小粥坐下,掏出怀里的玉米馍,先掰开一半,又把那一半撕成细碎的小块摊在手上,递到小粥面前。

孙翔几口吃完自己的那块,看着小粥一点点鼓着腮帮子嚼完。一人一猫慢悠悠地吃完,遛到附近的一汪溪泉边冲凉。

已近初夏,气温渐渐高起来,高高低低的芦草随风晃出温柔的沙沙声。孙翔两三下把自己扒干净了,手枕在脑后,整个人躺进水里。溪水浅而清,柔柔地漾在他侧颈。小粥怕水,但禁不住孙翔一个劲逗它,索性跳到他胸膛上趴着。孙翔看着头顶深青的天幕和远方若隐若现的银星,用一只手慢慢往它身上浇水。

小粥伸出一对软软的肉垫,爪子乖乖地收着,在他下巴脖子周围乱按。孙翔痒得眯着眼睛直乐,手上的水没控制住,哗啦全浇在小粥身上。小粥冷的一个激灵,委屈地喵了一声,一爪子挥在他鼻子上。孙翔咧嘴大笑,小粥报复地弓起背抖毛,水滴溅了他一脸。

孙翔伸长手抓过岸边的衣服,把小粥整个裹在里面,手法粗糙地给它擦干毛。小粥被迫挤压成各种形状,细软的毛东倒西歪地炸成一大团。收拾完小粥,他刚蹬上裤子,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对自以为是二人世界的孙翔来说,其震撼力不亚于耳边一个惊雷,那瞬间孙翔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你确定那只猫在这?”

孙翔以超常的反应翻身趴在地上,一把扯过小粥抱在怀里。簇簇纤长的芦草挡住了一人一猫,孙翔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又听见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可不是嘛,我前些日子还亲自跑进来追那个狗杂种。大人,就是他的猫——”

“他的猫?!”这话明显触到了男人的痛脚,男人粗暴地打断她道,“那明明是老子的猫!老子家里祖传的猫!”

孙翔反应过来这男人是谁了,是镇上的地主!今天去偷饼的时候,他听到下人冲着这个声音叫老爷。可是——猫?他皱着眉,越听越不安,难道是说小粥?

女人的声音立马放软了,一个劲地讨好:“是是是大人……当然是您的,那死小贼不知天高地厚偷了您的猫——”

“闭嘴!”男人怒斥,“臭婆娘,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弄死一个偷东西的小孩儿那是易如反掌。可要是找不着猫,让老子知道你竟敢撒谎来利用我——”有利刃破风的声音,男人语气森冷,“老子第一个弄死你!”

孙翔看不见他们,只能通过说话的声音变化判断他们又向自己靠近了些。……弄死我?还要抓走小粥?少年紧攥的拳头沁出一层冷汗,飞快思索。不能被抓住!一定要逃,要逃走!

他浑然没想到自己还能往哪逃,一心只想着离开。流浪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只要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之前所有的不开心不如意都会放下。

只要逃到一个新的地方就好了,孙翔乐观地想,而且他还有小粥。

“老爷!这儿发现一个有人住过的山洞!可能就是那小子的!”

“走,过去看看。”

机会!就是现在!孙翔顾不得心疼他放在山洞里没法带走的破烂家当,等人稍一走远,立马从地上弹起来,抄起小粥就往反方向跑!

跑!这是少年有生以来跑的最快的一次,双腿抡的像风一样快!溪岸的碎石尖锐而硌脚,但他不敢回头,只是一味地跑。再快点,再快点!

“老爷!他在那儿!那个小子!”

“他抱着猫!就是您的猫!”

“追!”男人当机大喝,“抓到了我重重有赏!”

“!!”孙翔单手在石头上一撑,跃了过去。跳起的那瞬间他偏头,只看见身后一连串跑动的火把,高喊着热气逼人,大有燎原之势。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紧张地口干舌燥,手上无知觉地加劲,把小粥死死按在怀里。

跑!跑!他的心脏怦怦直跳,疾若擂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腿近乎麻木地翻动,不断跨过矮坡,钻过树丛,细小的树枝在他赤裸的上身划出道道血痕,但他始终把小粥护的很好。

“他在那边!”“站住!小子别跑!”“这边这边!”

身后的追兵好像永远也甩不掉,越来越多,喊声震天。左侧突然冲出来两三个手持火把的人,他当机立断,抬脚往右侧冲去。沿途不断有人加入,孙翔心里又急又躁,强迫自己不能慢下来。

他感觉到小粥毛茸茸的身子向上拱,却不敢低头看它一眼,只能勉力托住它。猫柔软粉嫩的肉垫挨在孙翔脸颊上,他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孙翔。”

孙翔吓的一个踉跄,气喘吁吁地跑回平衡,“谁…谁!”

“是我,小粥。”那个声音继续说,“我是一只八尾猫。”

小粥?!小粥居然会说话?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奇异,孙翔脚下不停,矮身从树枝底下蹿过去,一边勉强消化一边问它:“…八尾猫?你怎么会有八条尾巴?!”

“修炼来的,我平时隐藏了。修炼的猫长到第九条尾巴的时候就能成仙,当它有八条尾巴的时候,它就必须去满足人类的一个愿望。但是每实现一个愿望,它就会失去一条尾巴。”他顿了顿,“我不愿意帮他的家族实现愿望,被他们囚禁了很多年。”

他说的风轻云淡,但孙翔能感觉到他话音下隐藏的痛苦。想起当时捡到小粥,它满身的伤痕,孙翔心里弥漫起一股浓重的恨意。

“我逃出来被你捡到,现在他在抓我。……对不起。”年轻男人的声音苦涩地说。

“我……我…”一瞬间听到了这么多,孙翔脑袋乱成一团浆糊,好像抓住了什么,瞬间又一晃而过。

“小心!”小粥突然焦急地大喊一声,孙翔匆匆停住脚。身前的树林不知道什么时候烧了起来,一片火海。

“怎么回事!”孙翔立刻转身要逃,却看见几路追兵汇在一起,堵住他所有退路。他喘着粗气僵在原地,热辣辣的火舌几乎舔上他的后背,突然反应过来。是他们!他们烧了树林,把自己逼到这里!他们早有预谋!

“哼,”人群缓缓分开,衣饰华贵的男人走到前面,满脸掩饰不住的阴鸷笑意,“你跑啊!再跑啊!”

他身后跟着那个气喘吁吁的卖粥婆,眉毛上挑,得意地看着他。

孙翔毫不退让地怒视着男人。是他囚禁小粥,折磨它虐待它……

男人嗤笑一声,“小子,把猫给我,饶你不死!”

“没门!”话音刚落,孙翔立马大声回答,双手紧紧揽着挣扎的小粥,“你做梦!”

“孙翔!”小粥在他脑海里焦急地劝他,“把我给他!不要幼稚!”

男人怒极反笑,“好啊,看看你什么时候把猫给我!”他手一挥,指着重重包围下孤身一人的少年,“给我打!往死里打!”

孙翔恍若未闻,低头专注地看着小粥,像往常那样梳理它背后的毛。满天火光在他背后肆意地绽放,明灭间能看见少年固执倔强的眉眼,像一个赴死的英雄。他低头亲了亲猫柔软的鼻尖,瞬间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向八尾猫许一个愿。

 
当猫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可以成仙。

众人冲上来的那一刻,一切仿佛都慢了下来。他把怀里的猫使劲往半空中一扔,随即被接下来无数下重拳打在肚子上,喷出一口鲜血,痛苦地倒下去。

“小粥,”他一字一句,声嘶力竭地喊,“我要你成为九尾猫——”

  
那是孙翔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景象。

比上京的彩灯节游行还要美,比乞巧节满池的荷花灯还要美,比夏夜满天的银河还要美,比盛世繁华的烟火还要美。

被抛上半空的猫身体一震,瞬间被定格了一般悬浮在空中,一团耀眼的光芒在它身体里绽开,让人无法直视。天地间连接起巨大的光柱,甚至亮过了它身后的火海。

孙翔躺在地上,疲倦地看着那一团光芒。那是小粥,是他的小粥,成为九尾猫的小粥。

太好了,他想。

孙翔嘴角边的笑容缓缓定格。

 
5

“所以……我的,前世?”孙翔消化了一会,“前世怎么也叫孙翔?还许了个愿,把猫变成神仙了?”

周泽楷点点头,依旧微笑地看着他。自从讲完故事他就一直这个表情,孙翔一边享受一边快要喷鼻血了。

沉默了一会,孙翔突然想到:“等等,那你是——”

答案呼之欲出。

“我是小粥,”周泽楷温柔而缱倦的目光绕在他的脸上。上前一步,他难以克制地把上身还带着水的孙翔紧紧抱在怀里,说了进门以来除了讲故事以外最长的一句话,“孙翔,我终于找到你了。”

 
6

传说,修炼的猫长到第九条尾巴的时候,就能成仙。当它有八条尾巴的时候,它就必须去满足人类的一个愿望。但是每实现一个愿望,它就会失去一条尾巴。

“那怎样才能得到九条尾巴呢?”猫问佛祖。

佛祖笑,“等你有了九条尾巴,你就知道了。”

  
  
Fin.

 
第一次挑战这么长的篇目。其实写大纲的时候我就觉得会很长很长很长……没想到真正开始写的时候变得更长更长更长……差点以为赶不上七夕发了(呼……)
大家七夕快乐!╰(*´︶`*)╯